反欧盟先锋捷克当欧盟主席 发展敲响警钟

克劳斯曾出版过20多本有关社会政治和经济方面的书籍,荣获世界多所大学授予的“名誉博士”称号,不过克劳斯自担任总统至今,从来就没为欧盟讲过一句好话。这位自由主义者抨击欧盟民主赤字、官僚主义和超国家的管理制度,并坚决拒绝在捷克悬挂欧盟旗帜。地位相当于欧盟新宪法的《里斯本条约》,08年6月在爱尔兰公投失败后,克劳斯立即电贺爱尔兰的反欧派,并从此公开自命“欧洲异议分子”,立即引发轩然。

欧洲议会代表团09年12月初到捷克拜访,结果宾主不欢而散,人还未上任,却和欧洲议会势成水火,克劳斯09年2月19日出席欧洲议会的上任质询,届时的炮火洗礼恐怕将是前所未见。外界评估,在金融海啸的艰困时期,由捷克出任欧盟龙头,对欧盟诸国来说,简直是恶梦。

凤凰卫视时事评论员何亮亮说,克劳斯是从一个经济学家转型成为一个政治家的。克劳斯40岁以前的生涯是相当简单的,就是书斋的生活,从学校,从学校、中学、大学一直到博士,然后毕业之后又从事经济学的研究。克劳斯和大部分东欧的知识分子特别是捷克的知识分子一样,就是有非常强烈的民族主义的色彩,另外也有很强烈的自由主义色彩,甚至可以说是相当极端的自由主义的色彩。何亮亮认为,这种民族主义的色彩,更多的表现在捷克处理和俄罗斯的关系方面,但是强烈的自由主义色彩导致克劳斯对欧盟强烈的不满和怀疑。

克劳斯作为总统,也不乏花边新闻,特别是这位今年已经是年近70的总统,特别喜欢年轻的空中小姐,曾经数度传出和空中小姐的绯闻,而且被人拍了照片。

何亮亮指出,去年9月,从美国开始的金融危机首先就很猛烈地冲击着欧盟,欧盟各国的经济可以说都是风雨飘摇,欧元的地位、欧洲的金融政策都遭遇到了空前的挑战。在这种情况下,今年开始出任欧盟主席国的克劳斯,是一个强烈的反欧派,这个对于欧盟来说当然是有难的。

欧盟现在正经历着很严重的危机,在这种情况下应该需要一位能够在力挺欧洲团结,并且愿为此来尽心尽力的欧盟主席。然而,事与愿违。

何亮亮进一步指出,一方面克劳斯肯定会面临欧盟的主要大国,特别像法国、德国、意大利,还有包括态度比较暧昧的英国,他会遭到他们很强烈的质疑;另一方面,欧洲内部反欧盟的那些民意、那些舆论,又会欢呼雀跃,因为他们如今有了一个反欧盟的人士,反欧盟的一个小国总统,当欧盟轮值主席国今年的主席。欧盟不可能在克劳斯的领导下求得共识,不可能以更加建设性的方式、姿态,来处理自己内部的事务,或是展开对外交往。

何亮亮就此还指出,这也是欧盟扩大之后,特别是扩大到20几个国家之后,它所必然出现的问题。就算克劳斯不是反欧盟的,未来这20几个国家当中仍然有可能产生这种反欧盟的小国的领袖。这个问题不是克劳斯本人的问题,这是欧盟本身的问题,欧盟这种扩张是过度扩张了,欧盟的黄金年代已经过去了。如今克劳斯担任欧盟的主席,就是为欧盟的发展敲了一记警钟。

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