亮剑斯洛伐克(图)

7月份,北约国际特种兵竞赛将在斯洛伐克举行。这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,传遍军营。虽距比赛还有半年多,但某部的军营里已充满了紧张气氛。

腊月,正当人们沉浸在辞旧迎新、团团圆圆过大年的喜庆之际,士官柳东坡接到了部队发来的“立即归队,参加比武”的通知。参军7年,这是他第一次回家过年。此时,声声爆竹已在耳边炸响,亲人们的欢声笑语是那么温馨醉人。但军令如山,他悄悄地收拾行李,告别亲人,按时间节点回到部队。

连长庄须周刚从国外留学归队,还未来得及踏进家门就被集训队封闭起来。新婚才5天,他就告别心爱的妻子,受命远涉重洋带队组训。还没有与家人团聚又要去冲锋陷阵,他把思念与愧疚收进行囊,去异域战场抢占新的制高点。

作为新一代军人,士官张金涛入伍不到3年就光环照人,先后荣立二等功1次、三等功2次,去年还被军区评为“特种(侦察)兵十大精武标兵”。接到命令的当天,他正在照顾病重中的奶奶。小时候他是跟着奶奶长大的,奶奶视他如掌上明珠。可偏偏这个节骨眼上,他要离她而去。病榻上的奶奶几次报病危,家里打电话催他回去让奶奶看上一眼,可他为了这千载难逢的一搏,将痛苦强压心底。

张茂春,一位普普通通、身材矮小的守岛战士,在集训队特种兵中间,很不显眼。这之前,他干过步兵,当过炮手,一个偶然的机会,他被要塞区挑选到侦察兵竞赛队参加军区组织的大比武,一举夺得“横越山涧”第一名。他素质全面,军事技术过硬,被誉为“神奇士兵”。然而,面对这些虎视眈眈的“特哥”们,张茂春不免有些压力:侦察兵不是特种兵,没有特殊的硬功夫就不叫特种兵!临行前,战友提醒他:你已是二等功臣,一身光环,进军校提干稳稳当当,指日可待。特种兵训练非常艰苦,绝非凭一腔热血,一时冲动就能坚持下来的,弄不好还会影响你的前程。何况你不是特种兵,未必能被选中……

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。第一天,张茂春就遇到了拦路虎!伞降训练。对于特种兵来讲这个课目算不了什么,不少队员都有跳伞经历,有的跳过几十次甚至几百次。而对一个守岛战士来说,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了,别说乘飞机跳伞,就是平时连个飞机的影儿也见不着。这个课目是必赛课目,按竞赛规则要求,每个队员必须具有10次以上的跳伞经历,方有资格参赛。

向往天际才会越飞越高,一切从零开始!张茂春那股子不服输的虎劲上来了,他要实现从“海上蛟龙”到“空中雄鹰”的飞越!

高台跳下,别人做1遍,他要做10遍,几天下来,两腿肿得老粗,浑身像散架似的。他咬紧牙关,一声不吭。离机动作,别人扑1次,他要扑10次,每一次他都要忍受脖颈的剧痛,直到动作和姿势完全符合要领为止。

新兵吴志辉本是一名在读的大学本科生,带着一腔报国之志,毅然投笔从戎。从小就没吃过苦、受过累,在父母的呵护下长大的他,面对特种兵高强度的训练和高难度的课目,曾偷偷地哭过鼻子。第一次8公里武装越野测试,在跑了个倒数第一之后,他开始玩命了:每天坚持500个俯卧撑、500个仰卧起坐、500个蹲下起立。穿着沙袋跑五公里,拖着轮胎练短跑,扛上圆木急行军,脚上往往是旧泡未消又起新泡,身上经常是旧痂未愈又添新伤。不到一年时间,他就熟练掌握了定点跳伞、攀登越障、特种射击等20余项特种作战技能,最终,作为唯一的新兵被破格选拔到国外参加集训。

2009年6月30日。斯洛伐克国防部列士基综合训练基地,“安德鲁·波依德”北约国际特种兵比赛将在此拉开帷幕,中国特种兵竞赛队首次闪亮登场。

队长张秀光站在训练场上,炯炯的目光射向四周。时间一分一秒地从身边划过。这位1998年代表我军首次参加“爱尔纳·突击”国际侦察兵竞赛的主力队员,又一次被推上了国际赛场。

在上午召开的赛前协调会上得知,这次比赛其难度之大、险度之危、强度之高,数历届之最。所设置的比赛课目技能性、应用性、实战性都很强,涉及天、地、水等多维空间。尤其是所用武器装备和器材全部由主办国军方提供,队员们还没来得及临阵磨刀就要投入赛场。

为了这一搏,他们每天都要完成16个小时的训练。早上一起床就是负重越野,接着是蛙跳、鸭子步、推车、扛弹药箱、百米冲刺等等。他们上高原、钻山沟、穿野林,风餐露宿,日晒雨打。每个阶段考核都在百余公里以上,昼夜连续实施。不到3个月,他们就穿破了两套迷彩服、3双作战靴。那是一种“魔鬼式”、“炼狱式”超越生理极限的磨砺。然而,在主办方举行的晚宴上,英、美等国特种兵对来自中国的特种兵却不屑一顾:“youlooklikeaboys”(你们看上去像小孩)。而比利时队员则说:“中国军人来北约参加特种兵竞赛很难得,但创造奇迹恐怕不可能。”张秀光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刺激,他握紧拳头,心里暗暗发誓,咱们赛场上见!

第一个比赛课目,敌后伞降。这是一个极具挑战性、危险性的课目。队员们搭乘直升机在300多米的上空,采取侧门离机伞降,尔后以最快速度到达集结点。

低空跳伞是北约特种兵的强项,而侧门离机又是一道生死关口。从离机到着陆不足2分钟,这在我军还无先例。这次竞赛,为了增加难度,要求全员必须侧门离机。队员们在伞降教员的指导下,反复研究论证,计算、计时、摄像、分析,终于打破这一禁区。但由于受时间的限制,队员们只是试跳过几次,加之所用主备伞与我不同,不确定因素很多。

按照架次安排,美军第一小队先于我第一小队,前后相距15分钟。背伞时,美军队员似乎根本就没有把这支来自东方国度的特种兵放在眼里,不时用挑逗的动作戏谑对手。不一会,从着陆场传来信息,美军队员安全着陆,正在组织收伞。

“沉着应战,狭路相逢勇者胜!”张秀光捶打着每个队员的胸膛,高高地竖起大拇指给大家鼓劲。

直升机紧贴树梢直冲天空,在空中颠簸摆晃。我第一小队4名队员身背伞包,双手紧紧地握着钢索,极力地保持着身体的平衡。当飞临着陆区上空时,他们才发现脚底下是一块不足足球场大小的山脊,周边就是原始森林。竞赛现场的天,就像娃娃的脸,说变就变,登机前天气还很晴朗,不一会儿卷来一层阴云,紧跟着刮起漫天旋风,云低树摇。

这时,斯方裁判兼放伞教官很无奈地耸了耸肩,用怀疑地语气问:“跳还是不跳?”如果不跳,就意味着放弃,不仅不得分,而且还要扣分。小队长庄须周坚定地大喊一声:“跳!”这个曾多次在恶劣环境下带领全连完成跳伞任务的特战连长,迎着灌进机舱内的强风,第一个纵身跳了下去,紧接着队员们鱼贯而下。朵朵伞花在空中绽放。此时,一阵风刮过,将他们高高抛起,剧烈地摇摆使他们感到天旋地转,头昏眼花,差点绞缠在一起。但他们只有一个信念,倒也要倒在着陆场上。

“注意风向,朝向中心点!”庄须周迅速调整操纵伞绳,一边指挥,一边向“T”字布逼近。队员侯国领眼看就要挂在树上,他眼疾手快,转身顶风,来个鲤鱼打挺,“飞”向中心点,稳稳地落在投物伞边。也许是英勇感天动地,就在这惊心动魄的一刹那,风又将他们稳稳地送到地面,以站立的姿势展示了我军特种兵的无畏和勇敢,在异国赛场上写下了一个大大的惊叹号!

按照比赛规则,伞降后应在第一时间赶到3公里外的集结地,时间最快者为先。这时,美军队刚刚离开中心点。庄须周见此,大喊一声:“追上去,超过他们!”中国队士气大振,他们迅速将伞收好,背起重达50公斤的伞具,又协力扛起100余公斤的投物伞,如猛虎下山,直冲过去,将美军远远地甩在身后。

泅渡比赛在原始森林中的大水塘里进行。队员们必须将自己的背囊以及随身物品全部运送到目的地。在庄须周的带领下,队员们迅速包装好物质器材,如蛟龙入水,劈波斩浪,快速向对岸冲击。翻译房灵超的腿被水中树枝挂破,鲜血染红塘水,他全然不顾,勇往直前。小队所用时间遥遥领先于各参赛队。就这样,他们依靠集体的力量和智慧,又连续夺得抢运伤员、乘车射击、操舟等课目第一。

当地时间7月2日零时,月儿渐渐沉入黛黑色的山脊下,障碍比赛场上一片昏暗。翻越障碍比赛正轮到中国特种兵二小队上场。尽管深更半夜,仍有不少围观者兴致盎然地观看比赛,助威呐喊。200米的距离设有10多处高难度的障碍物,有高墙、双道独木桥、高低杠等,4名队员必须协同将40公斤重、2米见长的方木,连同人员一起从障碍物上翻越过去,整个过程,方木不能着地,否则扣分,难度非常大。该项目是斯军特种兵竞赛队的强项,最好成绩是4分20秒,历届无人能破,被标榜为难以逾越的“时障”。前面几个队很顺利地通过,不时响起阵阵掌声。

小队长魏发祥按照裁判的要求,简单的进行分工,随着一声哨响,队员们像离弦的箭一样,时而闪展腾挪,后送前接,时而飞身雀跃,勇追猛突。高低杠障碍是最难最险的一处关口,透空4道圆钢,粗不过10公分,由低到高,跨度1米左右,最高一道约在2米以上,加之夜露湿滑,一不小心就会摔下地来,前功尽弃。很多竞赛队在此“走麦城”。队员们仿佛忘记这一切,在身负20多公斤,连续奋战一整天的状态下,一举拿下,用时3分30秒,顿时,整个赛场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。紧接着,第一小队展开了激烈的角逐,在第二小队的鼓舞下,越战越勇。他们势如破竹,行如流云,像一阵旋风,直扑终点,当裁判宣布用时3分11秒时,赛场上一片寂静,所有在场的人被这一成绩震撼了,他们无法用语言表达此时的感受。中国特种兵速度很快传遍赛场,惊叹声此起彼伏。此事经当地媒体报道后,成为当地群众街头巷尾热议的话题。

斯洛伐克特警竞赛队被誉为“飞龙”突击队,是历届特种兵比赛的一张王牌,曾多次拿过总分第一。这次他们希望再摘桂冠。攀登比赛场设在原始森林里一处山顶绝壁,像一把利剑直插云霄,周围设有四种攀登样式,顶端又用云梯、V型钢索和软桥等器材将几股石柱山尖横向相连,队员必须以最快的速度由下而上,再通过空中“走廊”在山顶集结。别说攀登,就是向上望一眼都使人不寒而栗。“飞龙”队可以说占尽天时地利人和。他们胸有成竹,以6分36秒处绝对优势。

“上!”随着第二小队长魏发祥一声令下,队员们分别以不同方式,从不同方向,如猿似猴,“嗖嗖”直往上飙升,以冲刺的速度迅速通过山顶云梯、V型钢索、软桥等。6分11秒,这一成绩刷新历届纪录。

五公里奔袭是比赛的最后一个课目,轮到中国特种兵竞赛队已是当地时间2日凌晨一点。一天半宿的连续比赛,将队员们的精力、体力和心理拉伸到了一个极限。面对强手的挑战,队员们丝毫不敢懈怠。“挑战极限,无敌精兵!”大家相互鼓劲,以决战决胜的信念,来迎接这最后一搏!队员们快速超越先于他们出发的美军特种兵队,以18分20秒的成绩又夺一金。

斯洛伐克“安德鲁·波依德”北约国际特种兵竞赛,每年举行一次,去年是第十四届,美、英等8个国家共派出13支代表队参加。作为首次亮剑参赛的中国特种兵两支竞赛队,所到之处,过关斩将,一举夺得13个比赛课目中的8个单项第一,6个单项第二,有6个课目打破历届赛事纪录。中国军人精湛的技艺,过硬的素质,顽强的作风,坚定的意志,在北约盟军特种兵部队引起强烈反响。当地媒体以醒目的标题报道:“中国特种兵取得的成绩令人惊讶!”“这次比赛是中国特种兵夺金之赛!”北约盟军的同行纷纷竖起大拇指说:中国特种兵竞赛队是“中国之剑”!

Leave a Comment